漫忆大名城内牌坊和庵观寺庙
日期:2021-09-26 10:17  点击:998

 漫忆大名城内牌坊和庵观寺庙

柴继昌

 大名于北宋时期名为“北京大名府”。宋仁宗时,曾派寇莱公知大名府事,寇公在任时曾书联曰:“东郡股肱今佑辅,北门锁钥古天雄”。一语点破当时大名地理位置之重要。历代王朝皆列为军事、政治重镇,因而商贾云集,文人荟萃,民风开朗。大名人置身于达官显贵者,大有人在,遗留下石碑、石坊等不少历史文物,仅大名城关,就有木、石牌坊二十余座。

  修建牌坊大致分两种:一种是:奉旨敕,帝王为表彰其臣仆,敕建“功名坊”和“节孝坊”。每建一坊需动用库银一、二万两甚至数万两。所建牌坊多是大型或大中型石坊。一种是:地方官吏,如省、道、府、县申请批示,下令建坊,都是为节妇孝妇建小型石坊。此类石坊皆是在道旁路侧修建,每建一坊亦须银三千两,甚至数千两,一般是不动或少动库银,大多数捐自民间。

  四十年代初,尚可看到大名城内四大街均有石、木牌坊存在。部局位置亦较工整。东大街满州街口,有一座李家石牌坊,为大型透雕石坊,是明朝万历年间修建的。其坊高约十二米,宽约十米多,一顶、二表、三梁,中间大门,两边各有耳门。坊顶是宫殿状,雕有五脊六兽、飞檐、斗拱、瓦垅、脊上雕有各种立体动物。顶下有一石雕立匾,上刻“圣旨”二字,表明系奉旨敕建。一道梁下镶有一表,上刻“一朝元老”四字,二道梁下为二表,上刻兵部右侍郎李景元,三道梁下两头均有透花石饰镶装。两边耳门较低,亦较窄,也是一顶二表三梁构成,但两表均是透花石雕装饰。梁、立柱均是镂空立体透花浮雕图像,人物花草,形象逼真,栩栩如生。四根立柱两边均有两块大型稳石夹持柱根,每块稳石夹上均有两头立体雕塑的石狮子,形象凶猛威武,颇为壮观。石坊装修浑然一体,雕刻之精细,气势之雄伟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北大街北门里食品公司门南边,有一座陈家石牌坊,是陈铁川之石坊,上刻“一门双节”四字。西大街西门里煤建公司门东边,有一石碑坊,是郭督察郭增光之石坊。他做过山西按察使,石坊上刻有“豸绣承恩”四字。南关南街火神庙以南有两座石牌坊,均系张家石坊。其一是张名道之妻王氏的贞节牌坊;其二是张朝纲、张应风父子二人做官,敕建“紫浩重光”石坊。这几座大型镂空立体透花石牌坊均是奉旨敕建,其规模大小,雕刻技巧,造型结构,均与城内东街满州街口的李景元的“一朝元老”石坊相伯仲,镂雕之精细,造型之美观,气势之雄伟皆可与其比美。

  东大街第二座石坊,在工会体委广场口以东,是一座中型平顶石坊,高约十米,宽约十米,一顶二表二梁,平顶上边无雕塑,横梁立柱皆平面雕刻,无镂空立体浮雕,花纹人物亦很精美。此石坊是河南监察御史吴道名之石坊,上刻“乌台秉宪”四字。南大街两座石坊。一座在南门里医药公司门南边,一座在老百货公司四零门市部北边,均平顶、中型石坊,其规模形状,均与东大街吴道名的“乌台秉宪”石坊相同,亦是平面雕刻,但石质严重风化,字迹剥落,无法辨认,此坊究属谁氏,无从考查。

  据说北大街原有六座牌坊,进入民国仅存其二。一是上述北门里陈家“一门双节”大型石坊,二是座落在城关供销社大门南边的一座木质大型牌坊,造型别致,高约九米,宽约十米,横梁立柱、装表等均是木质,坊顶是砖瓦结构,呈宫殿状,上有五脊六兽,脊用绿色磁釉花砖,瓦是绿色磁釉筒子瓦。亦是奉旨敕建,上刻:“九世公侯”是董姓牌坊。造型美观,气势雄伟,别具风采,远观近睹,令人爽目。其余四坊,除在黄小街口南边路西,尚残存一立柱夹石供人凭吊外,其它三坊均荡然无存,更无可考。

  西大街原有石坊两座,除上述郭增光的“豸绣承恩”大型石坊外,第二座在刘家花园口与大槐树之间。该坊仅存道两边残柱夹石,坊身已无。据说是刘家牌坊。根据残存立柱夹石的形状花纹推测,也是一座大型的镂空立体浮雕石坊。这一座石坊和北大街的四座石坊,究竟毁于何时,何因,而被拆除,亦已无法考证。

  另一座木质牌坊,座落老大名府衙(现百货五金库)门前,府前街(现为县前街)南口,是大名府衙前迎门坊,高约九米,宽约九米,亦是木坊瓦顶,上刻“天雄古治”四字,较北大街董家“九世公侯”木牌坊则大为逊色。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五年江苏昆山人程廷恒任大名县长时,曾维修一次,恢复旧貌。

  南关南街共有三座大型石坊,除上述火神庙南张家两座大型石坊外,在南关十字街南约五十米处有一座石坊,究属何氏?众说不一,无从考证。此外南关成家坟有一座墓道石坊,北关陈铁川“陈氏先莹”坟前有一座墓道坊(现汽车站),均是随墓而建。

  此外,大名城内还有几座小型石坊,大多数是节孝坊。东南城角酒厂西边靠南城墙根有一座王家贞节坊。南门西南顺城街路南一座贞节石坊,张小街路西敬老院门北边,有一座贺家节孝石坊。道前街路南县社大门西边,有一座贞节石坊。菜园街城关粮站东边有一座贞节石坊。羊市街路西有一座贞节石坊。南大街路西有一座杨家节孝坊。这些小型石坊均系地方官吏所建,均系小型平顶石坊,平刻花纹亦较简单,均在路侧道旁,顺街而建。道前街老五女师学校校门东边,有一座界于中小型石坊之间的平顶石坊,高约七米,宽约八米,系平面花纹,石质风化,字迹剥落,不易辨认,有人说是牛家石坊?不知是否。

  一九三七年六月大地震时,这些牌坊,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,有些石坊梁断柱裂。木质牌坊,动摇顷斜。至一九四九年初,这些木石的古老文物,确有危及人民生命安全之虑,并有碍交通,逐渐拆除,现已无存。

  所谓“庵观寺庙”是佛门道教弟子修身养性的栖息之所,亦是宣扬佛门道教的人生宿命论的布道讲坛。旧社会宣扬神鬼和人的宿命论,起到了封建统治阶级所谓的法规刑律所起不到的作用,正如南城隍庙大门里的两块石碑上所刻的那样:“明有法度”、“幽有鬼神”。活人一旦犯了法,即便能逃脱法网,死后也要受到神鬼的惩治,显而易见,修寺建庙的主要意义就在这里。“名刹古寺”建筑雄伟坚固,构思精巧奇特,它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和传统文化的象征,是我国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。它可任怀古者去寻幽探奇,凭旅游者去观光欣赏。大名古城为历代五朝之重镇,道、府、县三级政权同驻大名城内,俗有七十二衙门之称。不仅军政机构重重叠叠,就寺庙建筑而言,也是根据各级政权所需,而竞相重叠。如城隍庙、孔子庙(文庙)、关帝庙,这三座庙宇各级政权必须修建外,还根据各自所需再各自建造各种各样寺庙。仅大名城内和东西南北四关厢(大名城关整个所属区内)约十平方公里内,就有大中小型各种寺庙不下四十余座;群众自建的单间小庙还不在其内。大名城内的寺庙分为南半城和北半城,南半城的寺庙是大名府所建,而北半城的寺庙则为大名府首县元城县所建,原大名县所建寺庙还远在古城正南八华里处的旧大名县,现叫旧治村的村中。这些寺庙的数目亦未列入古城内的寺庙数内。

  南半城的南城隍庙(府建,现为草辫厂),占地就有一万多平方米,大门内甬路直通过厅,甬路两旁各立一块石碑(上已有述)。过厅后东西各配房五间,再往里便是一座坐南向北的戏楼,正门从台下通过。戏楼两边各有角门供人出入,戏楼分前台后台,中间是透花木质隔扇。前台二大间,后台五大间。戏楼的造型古朴美观,雄伟华丽。戏楼对面五十多米处是城隍大殿,戏楼两边东西各有十间廊房,廊内塑有大名府所属八个县县城隍的泥塑坐画像,八县是:元城、大名、魏县、南乐、清丰、濮阳、东明、长垣等八县。原来的塑像于1927年办织布厂全部拆除。1941年日伪县长李泽新又重新将城隍庙修整彩绘,八县城隍改为画像,两廊墙壁上又绘制了死后在阴曹地府受各种各样酷刑的壁画,如椎捣、磨研、锯解、刀山、抱火柱、灌铁汁等等残酷刑罚,形象逼真,颇具匠心,看后叫人胆战心惊。正大殿正中是府城隍泥塑坐像,形态威严肃穆。两泥塑站像,有手拿生死薄的判官,手持钢叉的牛头马面。大殿前半部分是鼓棚,鼓棚东西两边各塑有一列站班塑像,奇形怪状的鬼神,有路神(俗称大头鬼)、黑白老吉(二吉角)以及其它,个个神态怪异,面目狰狞,瞪眼咧嘴,张牙舞爪。大殿内空旷宽敞,光线暗淡,阴森恐怖。大殿广开五大间约十七八米,殿深约二十米,殿高约十余米,建筑形式采用宫顶结构宫殿式样,五脊六兽,协山转角,飞檐斗拱。殿顶用深绿色釉面瓷瓦瓦顶,屋脊上装有各种禽兽立体雕像。殿角飞檐各悬铜质风铃,微风吹动,叮咚作响。殿内彩梁画栋,两人合抱粗的南松立柱,涂以暗红色彩漆。墙壁绘画以暗蓝色为主色,配以灰黄绿红各色,显得殿内色调庄重肃穆,院内古树参天,殿内光线阴暗,看各个泥塑神像,似觉蠢蠢欲动,给人以精神压抑和视观错觉。白日一人独处其中,确能令人毛骨悚然。难怪俗云:一人不看庙,此言不无道理。大殿造型从整体上看,可谓雄伟壮观,气势宏大,结构精巧,式样古雅,观后令人赞叹不已。

  走出大殿后门,迎面呈现出一座宫殿式的大门,上有一块立匾上书“寝宫”二字。是城隍夫妇的宿宫。大门内东西各有二间配楼,是宫娥佣妇们的住处。正面五大间,北楼是城隍夫妇的卧室。北楼下中间是城隍夫妇二人坐像,笑容可掬,不似大殿的坐像那样庄严威武。两厢放着城隍夫妇的坐轿,旗锣伞扇等仪仗用具。北楼上城隍夫妇的坐像端庄安祥,西边放着象征性的日用家俱,东边放着数只大木箱子。有掀开盖的,有盖着盖的,里边放着城隍奶奶的衣服和很多双绣花的各色缎子鞋和凤头花鞋。城隍奶奶的凤冠霞披放在一个单箱里。布置的很有生活气息。墙上的绘画反映的都是宫中日常生活一些琐事,色调明朗,富丽堂皇,很具人情味道,与大殿内的阴森恐怖气氛形成鲜明对比。正中城隍夫妇坐像,城隍奶奶的坐像都是木质构架组装的,有一活动机关。有些老年妇女烧完香站起来时,要扶着城隍奶奶的膝盖,便触动了机关。这时城隍奶奶的坐像就会微微的欠身点头,似乎要站起来还礼的样子。大多数老太太经常给城隍奶奶烧香叩头,都知道这个秘密,不感奇怪。有些不知道的人要真的吓一跳呢。当时在一旁有个专管敲磐的老道士就会向你解释:不用怕,城隍奶奶给你还礼呢。老道士禁止男性上前摸动,尤其青少年就更不许摸动,这是“男女受授不亲”的封建礼教思想作怪。在寝宫东墙外有一座道观,住着数位火工道人,他们专管庙内一切杂务,并管理庙宇和做些日常佛事。

  南关帝庙(府建)坐落在城内道前街路北,坐北向南(现为人民戏院),占地面积少逊街南城隍庙。关帝庙用的大门系牌楼式的木质建筑,三孔门,四根立柱架着横梁,上边木质斜架斗拱,镶着木质透雕的透花饰物,顶是用绿色釉瓦起脊瓦顶,样式古雅美观,别具情趣。走过大门便是头道过厅。厅凡三间,中间为通道,东西两间内各塑有一匹赤兔马,旁边站着一位马童持缰而立,一个耸耳瞪目似侯主人呼唤,一则扬蹄甩尾似欲奔驰,造型精细,神态活现,停步注视,大有呼之即来之感。进入头厅二十米处即是二道过厅。中院东西各有三间配殿。二道过厅实际是一座坐南向北的戏楼,进入二厅大门,有四扇木质透花隔扇将二厅从中分隔成前台后台。后台三大间是化妆室。前台也是广开三大间,东西长十二米,南北宽约六七米,可容纳大型剧团演出。戏楼大门不经常开放,戏台东西各有一角门供人出入。前台上方悬一匾额,上书:“世事是式”四字,前台中间一条向北的砖砌甬道,宽二米,高出地面一米半直通大殿,戏台东西两侧各建看楼八间。看楼是敞棚式的砖木结构,前有木棂护栏。大殿广开五间,通过甬路与戏台连为一体,大殿造型是前鼓栅后大殿连锁建筑型,宽约十二米,深约十五米。鼓栅西侧高木架上架着一面牛皮大鼓,鼓面直径约一米三。东侧用粗梁支架悬挂一口大铁钟,钟高一米八,钟口直径约一米五,重万余斤,系明代万历年间所造。提起铁钟,还有一段美丽的神话传说呢,当铸造铜铁两口大钟时,监造官用了很多能工巧匠,铸了多次总达不到要求。眼看铸钟的限期快到,若还铸造不成,监造官全家杀头,监造官愁苦不堪。监造官两个女儿见父亲愁成这个样子,心里很难过,两个女孩子把心一横,一个扑在化铜锅里,一个扑在化铁锅里熔化而死。这样才把铜铁两口大钟铸成。还流传一首顺口溜:“铁钟铜钟是姐妹钟,一个传真定(真定府),一个传大名。姐妹要想见,还得大水冲。”这种传说和歌谣一直流传至今。鼓和钟都是佛门道教弟子作法事用具。撞钟击鼓来配合法事烘托气氛,即所谓“暮鼓晨钟。”大殿正中塑有关羽坐像,玉冠绿袍,黑髯金面,闭目捻须,威严端庄。左有关平,顶盔贯甲,悬剑捧印,面目微笑,栩栩如生;右有周仓,乌盔皂甲,手持大刀,怒目而立,神情严肃。殿中还悬数块匾额,如:“亘古一人”、“威震华夏”、“赤日千里”等等。在大殿东侧有一座道观,因供吕洞宾也叫吕祖庙,庙内有数名火工道人驻持,管理庙内一切事务,并给群众做些佛事。

 南文庙(孔子庙),坐落在南顺城街路北,坐北向南,占地面积较南城隍庙还要大一些。文庙大门木质瓦顶牌坊建筑,宽约十二米,设三门,高约八米,分三层,中下两层是木质立体透花雕刻的人物花纹,最上层是绿色釉面瓦顶,起脊立兽插木斗拱,宫式建筑,平时中大门不开,两边门供人出入。大门的建筑式样古色古香,别具风格。进入大门,一条方砖砌的两米宽甬道,穿过所有建筑物直通大殿。进大门至过厅约五十米,中间有一砖砌的半圆形池子,深约二米,沿池边有砖砌透花围拦,高约一米,池子中间有砖砌小桥,甬路通桥上。此池名叫“泮池”。凡新考取的秀才(古时读书人的学位名一),祭拜孔庙时,必须从中间大门进入,再通过泮池上的小桥方可入内拜祭,这是对新秀才的一种光荣礼遇,这种礼遇名曰“入泮”,证明考中秀才的身份。亲友对新中秀才贺喜时,故称入泮之喜,说明某某人已中了秀才。一般人很少能通过泮池小桥,出入须绕泮池而行。泮池的东西两侧各树石碑若干座,碑的内容大都是历次重修文庙时各项记载,或有关文庙的事物记述等等。惜无详文可考。过厅东西两厢为管理人员办公和住处,走出过厅往里走去,约三十多米便是大殿。过厅与大殿中间东西两侧,各建有十间厢房。整个大殿坐落在一米多高的砖石砌的月台上。月台上面四周都有石刻雕琢的透花围栏,栏高一米多,每三米有石雕立柱,高出雕栏二十厘米,月台东西约二十五米,南北约三十多米。台前正中有石刻条石堆雕五层台阶,台阶两边也有石雕透花石栏,石头立柱上都有神态各异的石狮子立体雕像。大殿广开五间,高约十二三米,深宽为十米和十二米之广,中间为大殿正门,每间都有四扇木质透雕花纹花棂活动隔扇,殿门上方悬一块立匾上书“大成殿”三个正楷金字。这座大殿造型完全是宫殿式的建筑式样,殿顶用深绿色釉面瓦顶,五脊六兽,脊高一米三十,脊用深绿色釉面雕花空心琉璃砖镶砌,脊上每隔六十多公分便有立体兽形一个,飞檐高挑,斗拱重叠,檐角各悬铜铃一个,微风吹动叮咚作响,铃声悠扬动听,又加院内古柏参天,静中有声,给人以清净幽雅之感,别有情趣。殿内彩梁画栋,合抱粗的南松立柱,用大红油漆漆刷。在大红立柱上用金、兰、白三色彩绘巨龙盘柱。中间供桌上摆着一对三尺高的锡制蜡烛扦,中间有巨大的焚香用的古铜鼎。供桌后的高台上木质神笼中立着两米多高的蓝地金字金边的牌位,上写“大成至圣文宣王孔老夫子之位”。两边各两座牌位;东边是:颜回,曾参;西边是:子思,孟子。俗称颜曾思孟四配,亦称四贤。孔子弟子中有七十二人是最优秀的,俗称七十二贤,如:子由、子路、闵子谦、冉伯牛等等,陈立有牌位,列于两旁。墙上彩绘画像内容,都是孔子周游列国和讲学于杏坛等等故事。大殿内整个装修富丽堂皇,色调明快。整个大殿造型精致美观,气势雄伟,独具风采,与其它神庙大殿相比较,气氛格调迥然不同。

 以上三座大型庙宇均在南半城,系大名府建。北半城也有三座大型庙宇,系大名府首县元城县所建,均称北城隍庙、北关帝庙,北文庙。北关帝庙坐落在满州街北头路东,坐北向南。走进大门回头一看,大门却是一座雄伟壮观的戏楼。进大门必通过戏楼下的通道。戏楼两旁各有一角门供人出入。东西配殿各有三间。正中大殿也是五大开间,宫殿式的建筑,清一色的红砖墙,深绿色釉瓦建筑,造型古朴庄重,气势雄伟精巧,占地约四千多平方米。北文庙坐落在羊市街北头,坐北向南,其占地面积,建筑规格,造型布局,与南文庙近似,规模亦相当雄伟。北城隍庙坐落在城隍庙街中间路北,坐北向南,路南是一座规模宏大的戏楼,与路北城隍庙的大门隔路相望。进大门,穿过厅便是大殿,东西各有五间配殿。因是县级城隍庙不设各县城隍位。大殿内和配殿内所有塑像造型,墙上绘画内容式样与南城隍庙大同小异。北三庙与南三庙从规模造型,气势豪华等各方面相比,堪称伯仲。

 大名古城在建庙布局上有两大特点:一是寺庙集群建筑,一是寺庙对称建筑,寺庙集群建筑有两处,一在满州街北头,以北关帝庙为轴心,庙东仅隔几米远便有一座有门有院有殿的中型土地庙。庙的北后墙外紧邻就建有一座大型观音娘娘庙,有大门院落配殿廊房等等。观音庙紧邻偏西又有一座一进三的大型老爷庙,有相当规模。在这一万四千多平方米土地上,就建有四座大中型庙宇。其二,是张小街南头(原名叫“宫里”)有一座坐北向南的中型老爷庙。庙之东墙外隔路坐东向西有一座有门有院的灶君爷庙。老爷庙正南背靠城墙,坐南向北有一座门院殿俱全的中小型鲁班庙。往西十几米处有一座坐北向南的大型泰山行宫娘娘庙,庙院内还有一座包公庙。也是方圆万米,地面上就建有五座大中小型寺庙。说起对称建庙,须先从古城城门说起。现在的东西南北四座城门,原是古城的第二道城门。在现今的四城门外建有一道半圆形城墙,与整个古城连为一体,名曰“瓮城”。头道城门都在瓮城墙开,南北两瓮城的头道城门都向东开,意在“迎喜”,东西两瓮城的头道门俱向南开,取意“朝阳”,故有大名古城是扭头门之名,即源于此。这四个瓮城圈内都有一千多平方米的空间便各修建庙宇一座。东门瓮城内是一座中型的东岳天齐庙,有大门、院落、正殿和配殿,有廊房四间,内住火工道士,专行香火佛事兼管庙内一切杂务。庙大门紧对二道城门,因此庙是坐东向西。南门瓮城内坐南向北一座关帝庙,也是一座中型庙宇,坐南向北,庙大门正对二道城门。北瓮城内坐北向南一座中型南顶老爷庙。院内还有一座奶奶庙,庙大门也是正对二道城门。这四座庙内都住着火工道人管理庙内事物。

 另外古城内还有几座奇特的庙宇,一是:坐落在马厂街的中小型双关帝庙,有大门过厅正殿和东西配殿,正殿内并排塑造了两个关帝像,一个是盔甲武装、红脸长须的坐像,一个是扑头绿袍、金面长须坐像。从形象上看是一文一武,实际上是表示一生一死。正殿外两边分挂着一幅木质雕刻的对联,上联“汉封候清封大帝”,下联“生为将死为正神。”另有一说,是在一个庙院内建了两座关帝殿。此庙因过早的被拆除,没人能具体说明真象。总之在一座庙内有两个关帝像这是事实,故两说并存。二是,在南寺胡同街通往大寺街的东西胡同内,坐北向南有一座“骑马关帝庙”,庙只一间,内塑关羽,顶盔贯甲骑马握刀。一边是关平一手持剑一手托印,一边是周仓持锏怒目而立,其景其情如临战场。庙外还立着一根八米多高的旗杆。这座不大的小型庙宇的造型确是奇特,耐人寻味。三是,坐落在南顺城街泰山行官庙院内的一座小型老包庙,坐南向北,其庙虽小但造型却威严壮观,以取包公倒南衙之意。内塑包拯坐像,黑纱帽,乌龙袍,紫面长髯,相貌威严庄重。两边是张龙、赵虎、王朝、马汉四名校尉戎装侧立,怒目凝视,形象雄壮威猛,气宇轩昂。这三种庙宇在一个城内同时出现,其用意何在?能叫后人沉思暇想。就其景观而言,在冀南大地上亦属罕见。

 尼姑庵,城内就有两处。一处在南北寺胡同接壤处,坐西向东,庵门紧对道前街西口,名叫观音堂,是一处较大型的尼姑庵。一进二的院落,有正殿配殿,还有数间禅房,供尼姑们食宿之用。这庵是尼姑主持(剃光头,不留发),后人简称姑子堂,慢慢讹传为姑子台儿。另一处在西大街刘家花园内路东,坐东向西有一座白衣庵。有门有院,正殿三间,禅房三间,主持人是代发修行的道姑(留发戴道冠)。这些尼姑道姑有时被人请去念经做法事,得些财礼。其主要生活来源,是靠施主施舍和外出向绅商富户化缘(乞讨)。这些尼姑道姑在三四十年代,还见到他们的活动,后不知去向。

 “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大中小型寺庙建筑。如大寺街北头坐北向南有一座大佛寺,大寺街因此而得名。走进大门穿过两道过厅,才是大雄宝殿,占地面积约一万多平方米,殿内塑一尊千手大佛像,高约七米多。东西两侧各有禅房十多间,住十几个和尚,多时达到二十余人,内有武僧不少。据说大寺的和尚和南火神庙的和尚交往甚密,白日来往都由城门出入,但到夜晚城门关闭了,他们来往皆越城墙而过,过城墙如走平地,毫不费力。其中最小的小沙弥(小和尚)如玄香,玄馨等后皆还俗为农为商。十年动乱期间他们还都建在,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,现皆故去。玉带街东头有一座奶奶庙,西头有一座坐北向南关帝庙,都是中小型庙宇。仅西大街就有三座关帝庙:西大街路南紧对羊市口,坐南向北一座小型关帝庙,油房街口紧对路南一座关帝庙。虽都是小型,都有门有院有大殿,院内各有一口水井。再往西路北,坐北向南一座关帝庙,紧靠寺胡同街北口。古城东关村南头,坐南向北有一座奶奶庙,系中小型的。村东头路南坐南向北一座中小型的老爷庙。村北头有一座三皇庙,坐北向南。南刘庄北头有一座较大型的大佛寺,有大门,有过厅,有大殿。殿内塑有一尊高约八米的如来佛坐像。这座庙俗称琉璃瓦庙。南关十字街口有一座中型真武庙,大门正殿,西东两座配殿。往南行二百步,有一座大型火神庙,进大门穿过两道过厅,直达正殿。殿内塑祝融坐像高约四米多。两边有禅房十数间,经常住寺僧人十数人,大多是武僧。南关南寨门外还有一座小型关帝庙。南关村东南地有一座中型庙宇叫普光寺,有门有院大殿配殿等。殿内塑有白天祖像,并住着两名火工道人。南关东寨外约五百米处,有一座中型庙宇,黑龙潭。殿内塑龙王神像。两边塑蟹兵虾将,张牙舞爪,造型滑稽而威猛。殿中有口很深水井,井底放着铁牌,按迷信传说:此井下通海眼,每遇天旱不雨,群众便自动组织起来,抬着神桌,头戴柳条编的帽圈,打着数十面牛皮大鼓,还扛着十几杆三眼子枪,鸟枪等火器沿途不住的击鼓鸣枪,到黑龙潭拜求龙王赐雨,并下到井底将铁牌捞出,放在供桌上,抬着供桌,神像浩浩荡荡,游街串村、沿途焚香叩头,鼓枪齐鸣,轰轰隆隆,很是热闹。每年农历四月间,根据麦熟早晚,在四月上旬中旬或下旬,定期举行一年一度的黑龙潭庙会。在西南城角城河外沿,有一座中型的送子观音庙,俗称奶奶庙。每年农历四月初一定期举行一次大型香火庙会,方圆几十里路的人都来赶会,各种小商小贩也都云集于此做生意,有不少女巫婆表演 “打扇鼓”、“跳大神”、“抬轿子”等。一些迷信思想较浓的人,烧香叩头还撂香份,一切收入都归女巫们公用,闹闹哄哄很热闹,此风至今尤存。西关村西头坐北向南有一座中型的庙宇“蚂蚱庙”。西瓮城墙外有一座坐北向南的小型关帝庙。古城西北城角外,有一座大型古庙“临济寺”,系北宋时代所建。从遗址上看,此庙规模很大。本世纪三、四十年代尚有残垣断壁遗存,木质神像的断肢残腿还支撑在那里,景象一片荒凉。临济寺大门前一对石雕狮子,雕刻精美,造型活脱,很是壮观,于民国十二、三年(北京晚报载为一九一八年——编者)时被军阀王怀庆运往北京,现今这对石狮仍在北京市中山公园陈列,供人观赏,此狮是北宋时代所建庙宇中的唯一遗物。北关村北头,坐北向南有一座小型庙宇,一说是关帝庙,一说是土地庙,不知孰是。北关后师东南外一百多米处土岗子上,有一坐规模不小的残庙遗址。残砖碎瓦,庙墙痕迹依稀尚存,从残破的砖瓦分布面积上看,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筑。据老人言此庙叫“皇姑庙”,也是北宋时代所建。二十年代我青少年时还经常到那片遗址中翻找遗物,惜无所获。

  综上所述,仅是大名古城内外方圆面积十余平方公里内,就有这样多较知名的庵观寺庙。其规模之宏伟,造型之精美,建造布局之集中,并有几座稀有的庙宇,在冀南大地上可能首屈一指,就全省各地而言,也可能无出其右者。可借,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,至今均已荡然无存,只有令人空怀幽思罢了。

链接;http://www.handanwenhua.net/damingfu/2021-09-26/5235.html

凡注明来源邯郸文化网的文章,属邯郸文化网原创  

请尊重作者,转载注明作者、文章出处

大名、牌坊、庵观、寺庙

大名、牌坊、庵观、寺庙

大名、牌坊、庵观、寺庙

(更多好文 请加小编微信h3115855)

大名、牌坊、庵观、寺庙

 

关于网站  |  触屏版  |  网页版

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编号:1*0*082021008
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编号:1*0*082021003
冀ICP备18017602号-1
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24号
客服电话:0310-3115600
Powered by 邯郸文化网
首页 刷新 顶部